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海天味业“跌倒”,“行业老三”千禾味业吃饱?

2022-11-22 16:06:21 3082

摘要:行业老大哥“跌倒”,往往意味着老二、老三们“弯道超车”的机会来了。10月10日是国庆后的第一个交易日,受到添加剂风波的影响,海天味业股价大跌9.35%;但另一边,同样以酱油为主营业务的千禾味业,股价却直接以涨停板开盘,并全天封死涨停。作为行...

行业老大哥“跌倒”,往往意味着老二、老三们“弯道超车”的机会来了。

10月10日是国庆后的第一个交易日,受到添加剂风波的影响,海天味业股价大跌9.35%;但另一边,同样以酱油为主营业务的千禾味业,股价却直接以涨停板开盘,并全天封死涨停。

作为行业“老三”,千禾味业无疑是海天味业食品添加剂风波背后最大的受益者,在经过事件不断发酵之后,主打“零添加”酱油的千禾味业不费吹灰之力便获得了不少的曝光度,几乎可以说是“躺赢”了一把;而股价开盘直接涨停,更表示其已经获得了不少资金的认可。

不过,虽然近期表现不俗,但从实际情况来看,当下160亿市值出头、去年营收不过19亿的千禾味业,仍然和市值超过3000亿、去年营收高达250亿的海天味业存在巨大的差距。

毫无疑问,伴随着海天味业这个行业龙头的跌倒,整个酱油行业被撕开了一条裂缝,其中涌现出了不少的机会;但千禾味业能否捉住机会实现“逆袭”,却仍然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。

从添加剂起家,却靠“0添加”成功逆袭

关于千禾味业的历史,最早还要从其前身四川恒泰实业说起。

1996年,时年27岁的伍超群拉上了43岁的哥哥伍学明一起下海创业,成立了恒泰实业。

在刚开始的时候,恒泰实业主要做的是生产食品添加剂的生意,主营产品为“焦糖色”,而其客户正是海天味业、味极鲜、李锦记等酱油巨头。从这里来看,如今的千禾味业其实是做添加剂起家的,在鼎盛时期千禾味业还一度成为国内最大的焦糖色生产商。

后来,由于食品添加剂的利润微薄,不满足只做原料供应商的伍超群也打起了做酱油的主意,而后千禾味业诞生;作为四川本土酱油企业,千禾味业的发展还顺利,在当地受到了追捧。

不过,面对拥有深厚历史沉淀的海天味业、李锦记等酱油巨头,才成立不到10年的千禾味业自然难以和它们相竞争;权衡之下,伍超群选择了一条“险路”——专攻高端市场。

2007年,千禾味业打着“零添加高端酱油”的口号,开始在全国进行推广。

一般而言,酱油为了延长保质期,添加食品添加剂是再正常不过的操作,但千禾味业偏偏选择反其道而行之,推出了180天、280天、380天三种不同保质期的零添加酱油,而正是这个操作为其赢得了很大的市场,千禾味业也凭借着差异化的打法成功在市场站稳了脚跟。

2012年,伴随着酱油业务的不断扩大,此前的恒泰实业进行改制,而公司名也换成了千禾味业,恒泰实业正式变成了以“千禾”系列酱油、食醋、复合调理汁等调味品为一体的企业。

4年后的2016年,为了募集资金建造年产10万吨酿造酱油、食醋生产线项目,千禾味业在上交所上市;在上市之后,顶着“高端酱油第一股”的千禾味业股价表现优异,从最开始的9.19元发行价一路上涨到了2019年最高的35.54元,市值也来到了340亿。

老大哥“跌倒”,千禾味业的机会来了?

对于整个调味品行业而言,今年的国庆节可以说是最“热闹”的一年国庆。

而“热闹”的来源,正是源自于行业“老大哥”海天味业被卷入了食品添加剂风波——在大家都反感食品添加剂的大背景下,海天味业先是因为自家产品中含有多种添加剂成为众矢之的,后又因为出口的酱油中没有添加剂而陷入了添加剂“双标”的泥潭之中。

伴随着食品添加剂风波在国庆节期间的不断发酵,虽然期间多次澄清,但在10月10日国庆后的第一个交易日,海天味业开盘股价便大幅低开,最终收盘大跌9.35%。

不过,虽然海天味业股价大幅下挫,但在另一边,作为行业老二的中炬高新、老三的千禾味业却迎来了大涨,特别是老三千禾味业,股价甚至直接以涨停板开盘。

实际上,在还未开盘之前,已经有很多的投资者预期千禾味业在开盘后将会出现大涨,原因自然是千禾味业主打的是“零添加”酱油;而在国庆节之前,对于千禾味业出售的零添加酱油占比情况,公司还曾经做出过回复,称“零添加调味品收入占公司调味品营收的50%以上”。

那么,一边是股价暴跌、被消费者声讨的海天味业,一边是股价大涨、产品卖断货的千禾味业,这是否意味着行业老三千禾味业的机会要来了?

从目前来看,虽然整个酱油行业因为海天味业跌倒而被撕开了一条裂缝,其中涌现出了不少的机会,但千禾味业能否捉住机会实现“逆袭”,却仍然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。

从行业性质来看,渠道的布局依旧是酱油企业最深的护城河。

根据媒体统计的数据显示,截至2022年上半年末,海天味业的全国经销商数量达7147个,其产品遍布全国各大连锁超市、各级批发农贸市场、城乡便利店、零售店;相比之下,千禾味业的经销商数量仅为1903个,两者差距甚远。

此外,从市值和营收来看,虽然海天味业受到利空影响,股价在近期出现了大幅的回落,但截至10月12日收盘,其市值却仍有3371亿,而今年上半年海天味业的营收仍高达135.3亿;而再看千禾味业,虽然股价短期出现了大涨,但163.5亿的市值、10.15亿的营收,相比海天味业而言显然存在着巨大的差距。

虽然海天味业近期受到利空的影响,股价出现了明显的回撤,但面对行业巨头,作为后起之秀的千禾味业想要借此实现弯道超车并没有那么容易。

股价大涨过后,慎防“潮水退去”

在海天味业陷入食品添加剂风波后,千禾味业的股价便出现了明显的异动。

根据数据统计,自9月23日创出阶段低点以来,千禾味业股价便震荡上行;截至10月12日收盘,千禾味业股价报收17.06元/股,9个交易日涨幅达到了22.12%。

不过,在千禾味业股价大涨的背后,其基本面却并没有那么好。

首先是当下被疯狂炒作的“零添加”概念,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稀缺。

根据媒体统计,其实目前各大酱油企业都有布局“零添加”酱油,海天、李锦记以及厨邦都有进行布局,而之所以千禾味业会被资金炒作,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在于其一直主打的定位就是高端“零添加”酱油企业,一旦潮水退去,千禾味业的股价很可能会剧烈波动。

其次,从财报来看,近几年来千禾味业的业绩增速呈现出明显的放缓趋势。

根据财报数据显示,2019-2021年,千禾味业分别实现营收为13.55亿、16.93亿和19.25亿,营收增速分别为27.19%、24.95%和13.7%,营收增速不断下滑。

而再看净利润方面,2019-2021年,千禾味业分别实现净利润为1.98亿、2.06亿和2.21亿,营收增速分别为-17.4%、3.81%和7.58%,虽然净利润增速小幅走高,但和以往动辄超过40%的净利润增速相比,目前千禾味业的业绩还是出现了明显的放缓迹象。

此外,千禾味业还面临着销售地区单一化、重营销、轻研发等一系列的问题。

根据财报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千禾味业51.14%的营收来自西部地区,东部和北部分列二三位,占比分别为17.7%和14.62%,很显然千禾味业对西部地区仍有严重的依赖症。

而对于重营销、轻研发方面,今年上半年千禾味业的营销费用高达1.45亿,而研发的费用却仅为2905万,两者显然差距甚远。

综上所述,作为“行业老三”的千禾味业虽然受益于海天的食品添加剂事件的影响,股价也迎来了短期的大涨,但面对海天味业这座大山,千禾味业仍然很难实现超越;而当下千禾味业的基本面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乐观,投资者或许更需要谨防“炒作过后,一地鸡毛”的故事再次发生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