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“双标”海天酱油,市值一天少了300亿

2022-11-22 22:31:23 1334

摘要:撰文 / 程靓编辑 / 阳一长假后开盘,海天味业迎来大跌。海天靠“卖酱油”做成了3000亿元市值,掌门人庞康也因此拥有千亿身家。但千亿规模的酱油市场,近年来也发生了变化,国内市场日趋饱和、行业进入存量竞争,海天味业和其他调味品品牌们,开始在...

撰文 / 程靓

编辑 / 阳一



长假后开盘,海天味业迎来大跌。海天靠“卖酱油”做成了3000亿元市值,掌门人庞康也因此拥有千亿身家。但千亿规模的酱油市场,近年来也发生了变化,国内市场日趋饱和、行业进入存量竞争,海天味业和其他调味品品牌们,开始在“高端化”和“多元化”方面展开竞争。酱油生意进入了下半场。


近日,“海天味业回应酱油添加剂争议”话题被推上热搜。海天味业在10月9日晚间又一次发布澄清公告表示,在国内外公司均有销售含食品添加剂与不含食品添加剂的产品,并在确保产品质量和安全的前提下,公司国内的产品线种类更为丰富。


在海天味业陷入争议的同时,“酱油生意”也受到了更大的关注。


酱油已经是大众厨房里不可或缺的调味品。小小酱油的背后,也蕴藏着巨大的市场。根据调味品协会和欧睿咨询的数据,在2021年国内调味品行业市场规模在5500亿元左右,其中酱油的市场规模接近1000亿元,远超过食醋。酱油行业中,海天味业的市值在2021年初一度接近7000亿元,被市场称为“酱茅”。


2022年,海天味业的掌门人庞康以1450亿元财富,位列胡润全球富豪榜第67名,比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还高一个名次。


但酱油市场也并非一成不变。随着国内市场日趋饱和、行业进入存量竞争,“酱茅”的增长也逐渐放缓。同时,国内消费者对于饮食健康也愈加重视。为了获取用户,各大调味品品牌也使出了浑身解数,酱油产品更加细分,0添加、淡盐等“高端酱油”概念层出不穷。


海天味业所处的酱油行业,竞争早已白热化。海天也在多元化道路上,一路快跑。


但在国庆假期后的第一个交易日,海天味业大幅低开7.99%。截至10月10日收盘,海天味业大跌9.35%,收报75.08元/股,总市值为3479亿元,较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,市值已蒸发超300亿元。庞康的财富,也随之一起缩水。


“卖酱油”仍然是门好生意,但也并不好做。从总市值上来看,海天目前仍然是无可争议的“酱茅”,但要守住王座,也并非易事。


千亿酱油背后的“千亿富豪”


(图/视觉中国)


根据欧睿统计数据,按2020年调味品市场零售额划分,排名前三的企业是海天味业、雀巢和李锦记,其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7%、4%和3%。虽然目前我国调味品市场竞争格局较为分散,但是海天味业实为第一梯队的领头羊。


2021年,海天味业仅酱油业务收入就达到了141.88亿元,销量高达266万吨,其市占率为17.7%,远超中炬高新、李锦记、加加、千禾等品牌,是酱油市场上绝对的龙头。


没有人能够在餐桌上,完全“绕开”海天的酱油。据浙商证券数据,海天味业的销售渠道中,餐饮渠道占比超60%,即使消费者在家庭之外的餐饮场景中,也有很大可能是在消费海天的调味品。


与响当当的海天品牌不同,背后的掌舵人庞康异常低调,极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。但在胡润富豪榜上,他的身家已超过了刘强东、宗庆后等知名企业家。


海天味业能成为调味品市场的老大,是与其主产品酱油密不可分的。海天与酱油的渊源可以追溯至清乾隆年间的佛山酱园。在1955年,佛山25家古酱园合并成为了“海天酱油厂”,这就是海天味业的前身。


在40年前,庞康大学毕业后,被分配到海天酱油厂,成为了一名普通的技术员。进入一线后,庞康发现厂里产能不足,提出规模化扩大生产,最终成功获批国家贴息贷款扩建酱油产能;后来公司改制,庞康也晋升为公司的一把手。


庞康正式掌舵后,海天味业开始扩大产能,并对品牌建设和渠道铺设大额投入,这也进一步稳固了它在调味品市场上的地位。


早在上世纪90年代,庞康就大手笔投入了3000万元,引进了国外先进的生产线,大大提升了海天的生产规模和效率。2003年,庞康决定提升包装生产效率,于是海天又引入了国内首条全自动包装生产线,将海天酱油的包装速度提升到每小时包装24000瓶。


在1999年,海天味业成为了第一个在《新闻联播》整点报时环节打广告的酱油品牌。从公司财报来看,短短5年的时间,海天味业的销售费用从2014年上市之初的10.5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22.36亿元。


在渠道上,海天味业也有一套独有的打法。公司拥有经销商、分销商/联盟商两级架构,通过入驻各地的销售机构与经销商共同对分销商/联盟商进行管理,并且还以在一个区域内设置多个经销商的方式,进行内部“赛马”,提升产品渗透。


截至目前,海天味业的销售网络已覆盖全国31个省级行政区域,320多个地级市,2000多个县份市场,其产品遍布全国各大连锁超市、各级批发农贸市场、城乡便利店和零售店,并出口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
2014年,海天味业正式敲钟A股,上市首日,公司市值就达到了497亿元。海天的上市也成为了一场“造富”盛宴,除了庞康外,海天有34位自然人股东在上市当日身家过亿。


据媒体报道,2014-2020年,公司营收年均增速为15.3%,归母净利润年均增速达到21.9%。到了2021年初,海天味业市值巅峰时逼近7000亿元,一度仅次于贵州茅台和五粮液,超过了中石化、万科等一众白马股。


但近年来,海天味业,也有了自己增长的烦恼。


“酱油茅”迎来考验


(图/视觉中国)


“从全年的目标来看,目前确实面临非常大的压力。但对于目标,海天一向是非常严肃的,下半年还有几个月的时间,不会轻易放弃和放松目标,不会对目标进行调整,公司也在通过各种措施提振员工和经销商信心,保存量,抢增量。”海天味业在近期的业绩说明会上表示。


财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,公司实现营收135.32亿元,同比增长9.73%;实现归母净利润33.93亿元,同比增长1.21%。报告期内,公司的营业成本和研发费用也均达到了双位数增长,分别同比增长14.58%和15.66%。


虽然海天味业的收入依然在稳步增长,但净利润的增速已经放缓。


海天味业在今年上半年财报中解释称,外部环境复杂多变,疫情影响下,餐饮、旅游等行业遭受冲击,居民消费需求疲软,给调味品市场带来很大挑战。“公司的产品订单出货量放缓,短期承压显著。同时,原本已经高企的成本继续超预期上涨,产品盈利能力被压缩,公司经营压力进一步加大。”


实际上,海天味业从去年开始,增长幅度就已经开始受限了。财报显示,2021年,海天味业实现营收250.04亿元,同比增长9.71%;实现归母净利润66.71亿元,同比增长4.18%。这也是公司上市以来,其营收增幅首次下滑至10%以下,海天告别了以往双位数增长的时期。


在去年年初,海天味业曾将收入目标定为264.4亿元,利润目标定为75.6亿元。相比之下,海天味业并没有完成相应的目标,庞康也曾称,2021年是海天味业“极其困难的一年”。


各种原材物料价格上涨,给海天味业带来了挑战。2021年,海天味业的主营产品的毛利率下滑。其中,主产品酱油、调味酱和蚝油的毛利率分别为42.91%、39.52%和34.61%,分别同比下滑4.47%、4.68%和0.75%。2022年上半年,海天味业主营业务毛利率再次下滑,同比减少2.39个百分点至38.05%。


这也与海天的渠道策略密切相关。海天味业的销售主要阵地在线下,但其渠道占比中超过60%的餐饮渠道运营近年来受到影响,有经销商曾在公司渠道调研时反馈称,餐饮端出货目前还只恢复到疫情前的70%左右。同时,社区团购的引流和渠道竞争加强,也都给海天味业的业绩带来了压力。在2022年上半年,海天味业的线上渠道收入占比提升到了4.23%,但对业绩的贡献仍然有限。


在资本市场上,“酱茅”也“走下神坛”了。公司在2021年初股价达到148.21元/股的高点,市值达到6966.3亿元的峰值后,其股价就开始一路下行。截至目前,其股价及市值均下滑近50%。


但在业内人士看来,海天味业估值回归也是正常情况。


香颂资本董事长沈萌曾指出,海天味业靠“一瓶酱油”就把市值做到近7000亿元,本来就是虚高,后续的下跌才属于正常的价值回归现象。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也坦言,“目前的海天味业正在进入一个平缓期。”


酱油下半场,靠什么称“茅”?


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05年至2015年为中国酱油市场的黄金十年,在2016年后,由于供给侧改革、产业升级淘汰落后产能、消费需求变化等因素,酱油产量逐渐下滑,从2015年的1011.9万吨,下降至2021年的788.15万吨。同时,国内人均酱油需求量从2015年的7.28千克降至2020年的4.86千克。


酱油“不香了”。这一情况也反馈在了海天味业的销售数据上。2018年至2020年,公司酱油收入增速从15.85%降至12.17%;同期,酱油销量增速从14.78%降至12.99%,2021年销量增速再降至8.44%。


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,海天味业盈利增速不断放缓,中低端酱油市场的发展已逐渐接近了天花板。但这同时也推动了酱油行业的竞争,向着产品高端化、布局新品类的方向转变。


随着餐饮业的发展,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倾向于优先考虑食品的健康指标,并且更愿意为绿色、健康和原生态的产品支付溢价。2008年,首推“零添加酱油”的千禾味业就借此打进了强者占据的酱油市场,海天味业和李锦记等老牌企业也开始随之进行相应的产品布局。


(图/视觉中国)


数据显示,2021年,海天味业的研发费用为7.72亿元,同比增长8.45%;在新产品研发上还预告称,其“好吃不贵的0系列产品”将重磅上市。今年上半年,公司对研发的投入进一步加大,花费达到3.90亿元,同比增长15.66%。


去年10月,公司还因各原材物料、运输、能源等成本持续上涨而官宣提价,对酱油、蚝油、酱料等部分产品的出厂价格进行调整,主要产品价格调整的幅度在3%至7%区间。


近年来,海天味业也通过频繁“跨界”来提振业绩和寻求新的突破点。公司不断向米面粮油、火锅底料、醋酒饮料等赛道拓宽,目前推出的就有“油司令”食用油、“地理印记”系列大米、“火锅@ME”火锅底料、“爱果者”苹果醋饮料和“喜悦满满”胡萝卜发酵果蔬汁等产品。


“和众多消费企业一样,要突破发展瓶颈,海天就要继续在多品牌、多场景、多品类、多渠道、多人群布局方面发力。并且海天的渠道布局一定是全渠道模式,从商超到小店,再到新零售和社区电商等,它都需要去涵盖,不然就会落后。”朱丹蓬曾对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表示。


在财报中,海天味业表示,将充分利用好积累的规模优势、品类优势、渠道优势,加快推动市场转型发展和机会抢夺。产品上,进一步拉大酱油、蚝油、酱料三大核心品类的领先优势,加快醋、料酒品类的非常规发展;渠道上,加快在新零售、大客户等渠道取得实质突破,实现线上线下、多渠道、多品类的协同发展,进一步打开市场的增量空间。另外,将加快基地建设和产能释放,带动多产品、中央厨房、健康产业、出口业务等新业务取得非常规突破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据Wind数据显示,海天味业近来也遭遇了部分明星基金经理的减持,截至2022年二季度末,公募基金持有该公司股票占流通股比重仅为2.32%,持股市值占基金净值比不足0.04%。


海天味业目前还稳坐调味品龙头位置,但要再次实现高速增长,还要看其多元化战略的推进情况。也正因如此,消费者对于海天的产品要求将进一步提高。面对公司给自己制定的“在2022年实现营收280亿元,利润74.7亿元,营收利润双12%增长”的目标,海天味业仍旧考验重重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